探寻艺术学中国学派的学理可能与路径-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间:2019-07-18 10:23:33 作者:凯发网址 热度:99℃
凯发k8国际_凯发K8_苹果app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TRS_Editor P{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DIV{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D{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H{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SPAN{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FONT{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UL{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LI{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A{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  2019年7月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学研究》编辑部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第十三期“当代艺术学与美学论坛”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王一川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李心峰研究员(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特聘教授)、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教育研究中心刘军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刘悦笛研究员、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刘嵘教授,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张晓峰、黄今等学者围绕“艺术学中国学派的学理可能与路径”展开对话。对话由《艺术学研究》编辑部孙晓霞主持,五十多位专家学者和相关专业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坛。  孙晓霞介绍了本次论坛主题设置的缘起和意义。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同年,中国音乐学院提出建立“中国乐派”;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中国电影学派研究部”,展开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此外,美术等其他艺术门类也陆续有中国学派的学术声音与相关成果问世。艺术学的中国学派概念呼之欲出。但是,各艺术门类学科的中国学派在建设过程中,也存在着相对共性的问题,需要放在艺术学的大学科背景下进行透视、探讨。论坛同时也以电影学与音乐学的既有成果为导引,尝试探讨艺术学中国学派这一概念的学理可能与路径。  刘军指出,中国电影学派是作品、人物和空间对象三个向度的集合概念。中国电影学派可以成立,是因为中国电影百年来发展历史中,有灿若星辰的电影和艺术家,有不同于好莱坞、法国、苏俄以及其他地域的一种东方美、意蕴美。因此,中国电影学派的研究路径,第一要有中国独特的美学风格;第二要重视传统文化的资源优势,活化传统;第三要能反映当下的火热的生活;第四要面向未来。他强调,中国电影学派的创作和研究要从思想哲学层面,到文艺美学层面,再到具体技术、创作风格层面,全方位呈现中国电影学派的特点。  中国学派的理论建构需要从细节出发,从具体问题出发展开扎实的研究。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张晓峰、黄今分享了他们在中国电影学派研究中的阶段性成果,通过翔实生动的例证分别探讨了建构中国电影类型化空间和电影“镜游”理论与中国美学风格、电影理论民族化的关系。  刘嵘详细介绍了“中国乐派”从提出到完善的建构过程中所面对的问题以及取得的成绩。她对“中国乐派”的最新定义进行了解读:“中国乐派”应是以中国音乐元素为依托、以中国风格为基调、以中国音乐人为载体、以中国音乐作品为体现、以中国人民公共生活为母体的音乐流派与音乐学派的合称;“中国乐派”最终将通过美育走向大众,走向公共生活。关于“中国乐派”在多样化、全球化中的定位问题,她强调,“中国乐派”既要扎根于中国音乐文化传统,又要吸收西方音乐文化传统,以中国自身传统为主体,将历史传统重新激活,进行新的应用,实现对中国音乐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刘悦笛指出,中国艺术学派产生于两个历史契机,一是全球化的语境,二是生活的根基。中国学派的形成需要两个规范性标准:一个是成熟的中国化艺术语言,一个是美学的标准和诉求。他主张回到生活美学确立艺术流派和学派。他认为,目前我们面临艺术观的变化、审美观的变化、生活观的变化,中国化的艺术实践和理论之间必须有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匹配,中国艺术学派和流派的建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李心峰认为,虽然艺术学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门类才八年,但近几十年来,不同艺术门类从创作角度、学科理论探索角度都已渗透了中国学派问题,生成了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理论表述成果,这是讨论艺术学中国学派的理论前提,但要区分艺术学的中国学派和艺术的中国学派两个概念。他强调,要深入思考一般艺术学或者艺术学理论中国学派的问题,要建构中国学派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就要在学理上形成极强的辨识度。讨论艺术学的中国学派,不是画地为牢,而是要结合自己的传统,激活传统,然后用新的形式在与世界交流对话的过程中建构并呈现我们主体性和独有的面貌,为世界文化艺术以及全球艺术理论作出贡献。  王一川指出,讨论艺术学的中国学派,首先要区分艺术门类流派和艺术门类学派、艺术流派与艺术学派、艺术门类流派和艺术流派、艺术门类学派和艺术学派等几对关系。其次,他强调,谈艺术学的中国学派还要处理好四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当前世界上是否确实存在艺术学派?第二个问题是艺术学派的内涵和标准是什么?第三个问题,应该倚靠哪些力量去建构艺术学派?第四个问题,现在研究艺术学的中国学派对现实的艺术活动、艺术创作鉴赏艺术研究有何现实意义?建构中国艺术学派,需要先发展中国艺术学说,要一步一步走,一点点积累,如果能在某些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那么建构中国艺术学派的基本条件也就满足了。  现场讨论中学者们学思精深,厚积薄发,新见迭出,对话热烈,为探寻艺术学中国学派的学理可能与建构路径提供了重要启示。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学研究》副主编).zzjj {font-family: 宋体;}.zzjj p {font-size:16px;}.zzjj p span {color:#006a80;}.zzjj .alist {font-size: 16px;font-weight: normal;height: 30px;}.zzjj ul li {height: auto!important;font-size: 16px;font-weight: normal;color: #000;background: none;padding-left: 0;}.zzjj ul li a {color:#000}.f-main-leftMain_icon { height: 36px; overflow: hidden;}.f-main-leftMain_programa { margin-top: 15px; clear: both;} 作者简介 姓名:王瑜瑜 工作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凯发网址